您现在的位置:学院首页> 党建园地> 网上党校> 红军里的神射手胡先汉:一枪命中日军大佐胸膛
红军里的神射手胡先汉:一枪命中日军大佐胸膛
时间:2013-09-24   来源:本站   作者:dangjian   点击:1066次   编辑:dangjian

 

  胡先汉(1917-1987):江西省赣州市兴国县兴莲乡人。1933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红军战士、连长。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先后任延安抗日军政大学教员、陕北公学教员等职。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任滨海军区教导团参谋长、鲁南八师二十四团参谋长、渤海纵队七师三团团长、渤海纵队十一师参谋长、三十三军九十九师参谋长等

 


任扬州军分区司令员期间,指导民兵大比武工作


1957年任上海公安学校校长时留影(二排左三)


解放山东潍坊后留影(前左)


胡先汉和夫人的合影

 

  瞒着爷爷,偷偷离家参加红军

  1917年2月15日,胡先汉出生在江西省兴国县兴莲乡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他的父亲除了种田,还走街串巷卖豆腐、做木匠活,艰难地养活一家老小十余口人。胡先汉从小聪慧,深得父母喜爱,爷爷、奶奶也对他寄予厚望。

  由于家境贫寒,为了让胡先汉读上书,爷爷磨破嘴皮将他送到一个教私塾的堂叔那里,边给堂叔家看孩子打工、边识字读书。胡先汉因为受不了老先生的虐待,待了两年就跑回了家里,跟着爷爷种田、磨豆腐。虽然胡先汉只读了两年私塾,但是在后来的红军中成为少有的“小秀才”。

  1931年,红军来到了兴国县,胡先汉在村子组建了少年儿童团,并担任儿童团长,带领着全村的小伙伴们“闹红”,破除四旧、站岗放哨、传送消息,支援红军前方作战。

  1933年5月,年仅16岁的胡先汉曾在众人惊噩之下徒手制服疯牛,在夜晚水田里用渔叉猎取数丈长的蟒蛇……眼看着村里一拨拨的年轻人雄赳赳、气昂昂地参加了红军,胡先汉呆不住了,瞒着爷爷偷偷离家加入了红军。爷爷找遍兴国终于找到了他,将他连拉带扯拖到村口,胡先汉挣脱后,毅然跑回部队。

  从此,胡先汉再也没有见到爷爷,告别了亲人,从深山沟里走向硝烟弥漫的战场,从一个放牛娃迅速成长为一名军人。 
 
    机枪神射手,打出红军军威

  因为胡先汉作战机敏,勇猛顽强,曾多次独自完成战斗任务,加入红军一年他就成长为排长。

  1934年,胡先汉与25000多名兴国红军战士参加了长征,胡先汉由排长升任连长。到了西康的沙溪,在红军整编中他被调到军团侦察连当侦察排长。红一方面军即将冲出草地时,胡先汉带着两名战士前出侦察,遇见敌军12个人的一个骑兵班,胡先汉沉着应战,一梭子弹打掉8名敌军骑兵,打出了红军的军威,成为红军中有名的机枪神射手,并被调到红军总部特务团担任机枪连连长。

  红军到达延安后组建红军大学(后改名为抗大),当时的红军大学主要对红军中的中高级干部进行培训。为了办好这所军政大学,中央军委从部队中抽调一批有文化,作战勇敢,政治素质好的红军指战员组成教员队伍,胡先汉当时年仅19岁,是首批被调入红军大学担任军事教员的红军干部。此后,他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担负着我军的军事教育工作,为军队的教育事业作出了贡献。

 

  第一梭子弹发出,命中日军大佐胸膛

  抗日战争期间,胡先汉陆续在延安抗大和山西、山东等地的抗大任军事教员和学员队队长。

  在战争年代办军事教育,条件非常艰苦,胡先汉有时在根据地教学,但大部分时间是跟随大部队流动办学,在战斗中教会学员如何打胜仗。

  有一年春节前夕,胡先汉带领三十多名学员杀猪宰狗准备在山里过年,因汉奸告密,突遭鬼子围剿。一名日军大佐带领一个大队鬼子和一个营的伪军共计800多号敌人来犯,胡先汉架起了机枪。当时有的同志说:“敌人距离还有二里路,目标太远,射击效果不好,容易暴露我们的目标。”胡先汉说:“坚决打,就是要杀杀鬼子的嚣张气焰!”他果断地在敌人还没有展开队形之前先敌开火,一梭子弹打出去,将日军大佐打下马来,同时打倒十多名日伪军。随后,他组织抗大学员分散开来,边打游击边突围,一夜激战,杀死大量敌人而自己无一伤亡,胜利突出了鬼子的包围。战后遭俘虏的伪军报告,胡先汉的第一梭子弹打出,命中日军大佐胸膛正中,当场毙命,敌人阵脚大乱,士气大跌。

  抗战期间,胡先汉的英雄事迹在沂蒙山区广为流传,乡亲们亲切地称他为“胡打”,“胡打”的威名更让鬼子伪军闻风丧胆。

  抗战后期,胡先汉在沂蒙山区担任山东军区特务团营长、山东军区独立二旅五团参谋长、滨海军区教导团参谋长等职务,率部开展大规模的游击战、运动战,狠狠地打击日伪军,立下了无数战功。

 

  济南战役中,率部担任主攻

  1945年9月14日,山东军区所属鲁南军区第3、第5团和第2军分区主力团,在山东省峄县组成山东军区第8师,辖第22、第23、第24团,共1万余人。胡先汉在24团任参谋长。1947年2月,山东野战军第8师与滨海警备旅合编为华东野战军第3纵队。胡先汉参加指挥了1946年-1947年8师所有的战役和战斗,8师在此期间打了许多胜仗,也打过像滕县攻坚这类伤亡较大的消耗战,胡先汉从指挥游击作战,过渡到指挥和策划大规模的运动战、防御战和攻坚战。

  1947年起,我军已从战略防御转为战略反攻。胡先汉调到渤海纵队7师3团任团长。

  1948年4月,山东军区发动昌(乐)潍(县)战役,潍县位于胶济线中心,是连接渤海、胶东、鲁中的枢纽,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坚守的是国民党整编九十六军和各地的还乡团武装,防御工事复杂坚固。胡先汉所在的渤海纵队战役初期担负切断昌乐和潍县联系的任务,而后从城南实施攻击。胡先汉率部大胆穿插,迅速将昌乐与潍县的敌军割裂开来,使敌军无法联络和相互支援,实现了各个击破的战役目的,随后从城南发起攻击。经过激战35天,终于全歼敌军。战后,胡先汉被任命为11师参谋长。山东兵团乘胜追击,在1948年9月发动了济南战役,胡先汉所在的渤海纵队担负主攻任务,经过8天激战,全歼王耀武的10万国民党主力部队。

  1948年11月,淮海战役打响,胡先汉率部参加了围歼黄百韬、邱清泉、黄维兵团的各次战斗。1949年2月,由华东野战军渤海纵队第7师第2团、11师18团和淮海战役起义的国民党张克侠59军第180师538团合编组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3军99师,胡先汉任参谋长。

  第33军整编后,于4月奉命作为第3野战军第9兵团参加渡江战役,随后33军又参加了上海战役。上海解放后,胡先汉的99师随军担负警备任务。1950年11月99师改编为公安第16师,划归华东军区公安司令部(兼淞沪警备司令部)。后来的近二十年间,胡先汉先后在青岛、南京、厦门、上海、嘉兴、杭州、扬州等地学习、工作,不管遇到怎样的挫折,他始终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坚持原则,直至1968年6月病倒在办公桌前。

  1987年12月17日,胡先汉因病在南京军区总医院去世,与妻子合葬在南京雨花台功德园的红星园(妻子于1984年去世)。

 

  子女眼中的父亲

  这些年,胡建宁把听父亲讲述和自己查阅资料了解到的父亲的战斗历程写成了文章,以此表达对父亲的敬意和思念。“父亲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革命的一生,在战争年代,他不怕牺牲,意志顽强,身先士卒,浴血奋战,从中央苏区的反围剿到二万五千里长征,从延安抗大的号角到沂蒙山区的硝烟,从解放战争初期的战略防御到淮海、渡江战役的大反攻,他闯过千山万水,历经千难万险,穿过枪林弹雨,领军冲锋陷阵,立下赫赫战功,从一名战士成长为一名我军的高级指挥员。”

  而生活中的胡先汉在儿子胡建宁眼中,是一个非常慈祥的人,“父亲对我们子女从不打骂,他非常恋家,虽然工作很忙,但是跟我们的交流非常多,我们对父亲非常尊重。我们也从来没见过父母吵架,他们也一直相互尊重。”

  “父亲艰苦朴素,不允许我们浪费,一粒米掉在桌子上都要我们捡起来吃掉。我们四个子女的衣服都是大的给小的、短的接成长的、打着补丁穿,每个人都有个针线包。老战友来,他也不会用公款请客,而要自己操办。”胡建宁说,父亲对他们子女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不是一件事、一句话,而是这样的点点滴滴,“他用一生告诉我们做人要有自己的原则,也要宽容他人。”

 

                          发表时间:2013-05-21    来源:现代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