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您现在的位置:学院首页> 媒体聚焦> 照本宣科大学课堂不罕见 如何更有吸引力?
照本宣科大学课堂不罕见 如何更有吸引力?
时间:2013-04-04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曹继军 颜维琦   点击:1727次   编辑:薛青(党群工作部)
 

学生们有的吃着东西翻着闲书,有的塞着耳机打着瞌睡,老师站在讲台上视而不见、照本宣科——这样的场景,在大学的课堂里并不罕见。

是大学的课堂有些无趣,还是经过了高考前的拼搏,学生们有些懈怠?大学课堂如何抓住学生的眼球、激发他们的兴趣?这几年,提高本科教学质量的问题,从教育主管部门到各高校都在研究。华东理工大学抓住教师教学能力这个“牛鼻子”,力求提升三尺讲台的吸引力。

埋怨学生,不如先练教师

大学生上课不积极、不认真是大学里的普遍现象。经过了初中、高中连续多年的紧张拼搏,多数大学生都有喘一口气、轻松一下的想法。可是,讲台上的教师“照本宣科,有口无心,怎么能出好课?不出好课又怎么能让学生认真上课?”华东理工大学教授任德呈反问道。

这个发问在华东理工大学影响甚深,并促使学校成立了“本科教学顾问组”。顾问组由在本科教学中奉献了一生心血的经验丰富的老教师组成。本科教学顾问组主张从老师自身找问题。因此,提高教学质量就转化为提高教师的教学能力。顾问组采取听课、举办授课比赛等方式,激励教师提高教学技能。各个学院也将教师培训工作重视起来,化工学院率先成立了“青年教师培训中心”,专门制定了针对青年教师的培训条例、培训方案,由国家级教学名师、上海市教学名师共11人全程指导。

201011月,华东理工大学的青年教师孙伟振在全国第五届“大学化学化工课程报告论坛”上侃侃而谈,他对激发学生学习兴趣问题的探讨赢得了众多同行的好评。看到这时的他,谁能想象得到2007年受训前他的青涩与紧张。“习题课试讲前,我花了半天时间准备了20分钟的内容,结果讲得太快,时间没到,就把所有内容都讲完了。”孙伟振说,“通过培训,我发现教学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自己懂和让别人懂完全是两回事。”

孙伟振的体会,在华东理工大学青年教师中颇具代表性。今年,学校正式推出9大类青年教师培训基地。在培训中,新教师通过听课、备课、试讲、上习题课等环节,亲身体验本科教学的全过程,提高课堂教学能力。参加培训的青年教师不仅每人有一位“师傅”,还要参与教研组的集体备课、教学研讨等活动,与整个团队共同成长。

单兵作战,还是组织传承?

大学教师都是高学历出身,在科研上都已获得或多或少的成就。有一种观点认为,他们既然独立创造了科研成果,实现高质量的教学应当不是难事。但是,多年来的实践经验表明,提高教学质量并非易事,教师仅凭个人的摸索,短时期内难以见到成效。

华东理工大学破解这一问题依靠一个传统,那就是在各个教研组内,形成了将教学方法、教学质量长期保持的教学文化。

作为本科教学顾问组的专家,李炽章教授每学期都要听20节课,已经坚持10余年了。基于多年的听课感受,他得出一个结论:有基础、有传承的课容易上得好。像化工原理、四大化学(无机化学、有机化学、物理化学、分析化学)等课程,因为有教研组的实体组织,教研活动得以长期坚持,团队内部有“传帮带”的传统,教学质量普遍较好。相反,一些专业选修课因为只有一个老师单兵作战,其效果就难有保证。

同为本科教学顾问组专家的黑恩教授特别认同这样的说法——教学是一种严肃的智力行为,是一种学术成就,是一种创造。黑恩成说,教学和研究不是天生就会的,要让年轻人少走弯路,一定要靠“传帮带”和持续不断的教研活动。除了两周一次的组会、每学期的示范课之外,每次上完课,黑恩成都要把青年教师集中起来,讨论学生反应和教学进度。在黑恩成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年轻老师的作风也越来越精细,就连教案里符号的正体、斜体格式,也都力求规范。

一条腿,还是两条腿?

教学、科研两条腿走路,一直是中国各高校教师的理想,但似乎并不容易做到。许多老师慨叹:一条腿容易,两条腿难!

华东理工大学的探索,集中到这样一个问题上:教师的科研工作是否能对教学产生积极作用?如果是,那么就可以将两者统一起来。

青年教师宋楠曾经在培训中提出疑问:为什么反应工程教研组里的教师都这么有成果?既是知名教师,又发表过上百篇文章、有数十项专利?培训后,这个疑问便迎刃而解了。化学反应工程是一门实用性的课程,大量的案例都是经过实践证明的经典案例,没有一定的专业经验和深刻的自我感悟,是绝对讲不出其中的道理的。“自己都没感悟的事情如何给学生讲解呢?曹发海老师教这门课已经整整10年了,还曾赴日本进行反应工程的研究,所以他讲课时胸有成竹,信手拈来,一个原理就能引发一个工程故事,不干巴不空洞,学生自然爱听。”宋楠说。

长期教授物理化学课的胡英院士一直强调一个关键要素:框架。所谓“框架”,就是一门课程的宏观架构。这就像造房子,把房子的结构设计好了,再做细致的装修就有了基础。而课程的框架,并非来自于哪一本书,而是自己从科研中悟得的。没有长期而深厚的科研实践经验,是形不成自己的课程框架的。从科研中悟得授课框架,正是科研与教学的结合点。

有了这样的结合,做好科研就不再是提高教学水平的拖累,反而是其基础。对于不同成长阶段和条件的教师,华东理工大学的各教研组提出,允许在某个阶段一条腿粗、一条腿细,而在另一个阶段则可能反过来。让年轻老师尽快地获得科研的经验、体会,让他们先上有体会有经验的课程,在华东理工已经成为一个惯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