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您现在的位置:学院首页> 校园文化> 忘川红
忘川红
时间:2016-12-21   来源:本站   作者:党群工作部   点击:419次   编辑:党群工作部
       我家门前有一棵枣树,每到盛夏之际,满树红枣,我叫它“忘川红”。

我家门前那棵枣树,总是很挺拔。沟横四纵,表皮粗糙。春天风吹绿叶,空中满是仿若离人泪的花。而在成熟之际,便是满树的红,满庭院的躁。夏天的树下总是格外的热闹。大人乘凉,孩童玩闹。家长里短,柴米油盐。谈的渴了,玩的累了,便打几颗枣,就着欢愉,含着香甜,你来我往,直至晚归,总能尽兴。

那是我记忆里的小时候,那时的庭院里总是整齐的铺着满满的红色。那时的红色旁也总是有一个的身影。那个背影总是弯着腰,因为岁月给她千斤担,却是很稳,因为她曾走过万丈路。她总是慢慢的穿梭在各个团箕之中,一遍又一遍不辞辛劳的翻着带着甜香的枣,让每一粒都能尽情的感受到太阳的照抚。年少的我,总是静静的坐在小板凳上观察。

老人是十里八乡闻名的晒枣人,那个年代,没有网络,手机也不普及。人们带着枣干走亲访友,香甜的枣干传递着美好的情意,一颗一颗也皆是晒枣人的美丽心灵。穿着青布衣裳,深色裤子,系着黑色围兜。面容慈蔼,发丝盘圆,无论何时,都是温婉。

“晒枣其实没有秘诀,用心就好。”对每个登门求其秘诀的人,老人都只送她们这句话。而简单一句话的深意似乎能参透的并无几人。在晒枣的日子里,在每个忙碌的清晨,总有一些人会在门前偷偷观望,就好像想得到宝藏的狐狸,而在夕阳最美之时,却只能悻悻而归。这样的日子过了很久,久到我也忘记是否真的有秘诀。

渐渐我长大,大到不再只是观望。大到我也能窥探那一个个团箕里的秘密。“好的枣要讲究色,形,感,缺一皆不可。”“做任何事切忌不可浮躁,不可急功近利。”在炉火旁,在庭院里,在带着星光的夜晚,这样一声声的教导,是记忆深处长出的蔓,一下一下,牵动着我的心。

关于老人年轻时候的故事,我听别人讲过这样一个版本。江南水乡的大家闺秀在那个大革命的年代变得一无所有,被迫离乡。而出众的样貌与才华更是使她成为众矢之的。但其不屈服于权强与新贵,选择嫁给老实的农夫甘为农妇,日夜劳作,以求过活。那个年代的传奇故事不过如此,而我也实在按捺不住前去求证。回以我的便是温暖一笑,还有便是“那个时候,他给的枣很甜”。似乎就是这么简单,爱情,也就是你来我往中的平淡率真。

如今的枣树已不再结枣,庭院里也没有了带着满身枣香的那个人。我家门前,现在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只是外婆去世多年,可能疏于打理,都不再结枣了。

而忘川红,无关花叶,只因看到,便会想起忘川那岸的那个人。

徐芝琳

上一篇:君自故乡来
下一篇: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