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您现在的位置:学院首页> 校园文化> 君自故乡来
君自故乡来
时间:2016-12-21   来源:本站   作者:党群工作部   点击:376次   编辑:党群工作部
        星月皎洁,明河在天,四无人声,声在树间。

我的学校离机场很近,坐在操场上,能看见飞机归去飞来。飘荡在天上飞机的灯光与天上的繁星沦为一体,一条菊黄的路灯染得远方的天空如火烧一般,闪烁的灯光到像是迸发出的火星。
   
我静静的坐在操场上,遥望着远方的红烟,里面有往东南西北飞去的飞机,它使我不由自主地猜测:他们乘上飞机,望着越来越渺小的故土,他们是憧憬未知的世界,还是怀念着家长父老的一言一句。他们会去哪,他们现在在想着谁?
一架飞机腾空而起,往东边飞去,它会不会经过我的家乡,我的母亲会不会抬头看见这架飞机,会不会想到正在看这架飞机的我?
不经意间我想起今年三月,我走在寂寥无人的小道上,看着四周的灯火渐渐暗了下去,惟留路灯还闪着微弱的灯光。
   
细微颤抖的喵声吸引了我这个猫控,竖起耳朵向四周张望着,家门口的草坪上的小树丛间钻出了一个毛茸茸的头,甩了甩头继而一声又一声呼唤着远方,我走了过去,小猫往后退着,叫声变得急促、焦躁,身子也跟着颤抖。忽然一声老沉的猫叫声响了起来,我循着叫声看去,老猫藏在另一头的小丛林中,只有它的影子混着婆娑的叶子被灯光拉长。
   
他们互相叫着,一声细如丝缕,一声稳如钟磬。小猫的声音似乎在不断的催促着老猫快点带着它远离这刀山火海,老猫用沙哑悠长的……”来安慰着小猫,像是一位母亲安慰自己的孩子没事的乖乖,不要着急,不要害怕,我马上就来了,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意气行事。

尖细、低促和绵延、悠缓的双重奏缠绕在我的耳边。我看着母猫的一下从我的眼前穿过,奋不顾身地跑到了小猫身边。叼起小猫藏在了树林中。
我还在旁边站着,黑暗中小猫的声音开始变得颤抖,好像它见到了心心念想的母亲后悲伤最后的爆发,将痛苦、孤单、无助的心绪用一声声喵喵的呜咽传达给母亲,母亲并没有回复它,用沉默来表达它的忏悔和后怕。
晚上,一阵阵的风将柳絮吹起,在我的视线前盖上一层薄纱,透过这层层薄纱,在灯光下,母亲向我缓缓走来。相顾无言,独留下朦胧的灯光,点点杨花和最微弱的猫鸣。
   
一架飞机从我的头上飞过,轰鸣声响起。
   
我抹了抹眼中的泪水,那一刻突然很想我的家人,故乡渺渺,归思难收。

我不知为了何事淹留于此,每次与父母的对话匆匆结束,甚至连一句斗嘴都没有。每次室友有声又笑地打着长途,用家乡话聊着我听不懂的琐事,我只能用欣羡的眼光看着他们,树欲静而风不止。我向他们欺骗着要回去要回去,可是一年一年溜过却不停止。

何时我能过来看看你?他们一遍又一遍地问我,我一次又一次地拖延。每一次回家都面对着他们计划何时远游,他们没有说过任何拒绝我的话,可是细细想来他们心里何尝没有希望我能够像孩时一样,陪他们静静地呆在自己家的小屋中,夹在他们中间仰面朝天躺在床上,小腿跷在父亲的肚子上,散漫地聊着我在学校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想和我有多么的想他们。
突然很想他们。
   
面对他们,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王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