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您现在的位置:学校首页> 校园文化> 痴迷曲艺的“90”后——记南京高校曲艺联盟主席刘庆营
痴迷曲艺的“90”后——记南京高校曲艺联盟主席刘庆营
时间:2015-04-10   来源:本站   作者:党群工作部   点击:834次   编辑:党群工作部

 相声这种民间说唱曲艺,源于华北,流行于京津冀,上百年来可谓是经久不衰。近日,一台由“南京高校曲艺联盟”主办,南大、东大、南航金城等十家高校的曲艺社团承办的曲艺专场演出拉开了帷幕,广大师生在为相声这门传统艺术深深折服的同时,也了解到一群藏身于校园中的深深热爱着曲艺的大学生。这十家高校曲艺社团联盟的主席就是南航金城的学子刘庆营,他用自己的努力和坚持,做到了很多热爱曲艺的学生们想做而无法做到的事情。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刘庆营在看电视时无意中看到了一段马季先生的经典相声《宇宙牌香烟》,自此就对相声这个行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是个挺爱说话的人,也爱逗别人乐,看了马季先生的相声我才知道,把别人逗乐也可以成为一门艺术。”在这之后,只要一有时间,刘庆营就在电视里搜罗相声节目,自己跟着模仿电视里大师们的腔调动作。
    一开始连“逗哏”、“捧哏”和“包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刘庆营,凭借着自己对曲艺表演的一腔热情和辛勤努力,在高校曲艺界里闯出了一番自己的天地。他于2011年9月发动南京九大高校的曲艺社团,共同成立了南京高校曲艺联盟,并在大家的一致推荐下,成为了曲艺联盟的主席。“想成立南京高校曲艺联盟的人有很多,真正将这件事情做成的就我一个。”

第一次登台,说到一半就下台

谈起自己大学时期的第一次登台,刘庆营苦笑着摇摇头。“记得学校一个社团周年庆,他们的社长和我是好朋友,知道我爱说相声,就请了我和我的搭档去表演。结果从我站到台上去一直到我下台,就没有几个人在听我的相声。大家都在台下各说各的,声音比我在台上表演得还大。”面对如此尴尬的场面,刘庆营慌了神,整个相声还没说完就草草结束,和搭档灰溜溜地下台了。“当时真是感觉自己想哭,有点心灰意冷,我的搭档也在问我,以后还要不要再说相声了。”
    在如此打击之下,刘庆营思来想去,觉得问题不是出在相声这门艺术上,而是出在自己的表演形式上。
   “现在的观众看相声,只要前三句不让他笑,后面包袱抖得再好也没人笑。所以我下定决心要再尝试一次,让观众每一口都吃到‘肉’,绝不让场子冷下来。”
    这之后,刘庆营与自己的搭档顾亚楠每天早上六点起床,赶在八点半上课之前去操场进行一次又一次的练习。“每天一大早,学校的操场人还是挺多的。跑步的、背英语的、练习普通话的,只有我们两个人是吊嗓子的。来来往往的人瞧着我们眼神都怪怪的,一开始我还有点不好意思,躲到操场的角落吊嗓子。后来时间长了,也就放开了。”

 双簧表演点爆全场,加演四场

 在第一次表演失败之后,刘庆营冷静地分析了失败的原因,果断地选择了再一次“出山”。“我的一位朋友在学校搞了一场小晚会,邀请我去表演相声。”
    这一次,刘庆营选择了一段当时比较火热的双簧表演《表哥表妹》进行改编,一人分饰表哥表妹两个角色,台词上也选择了时下流行的网络语言。
    “准备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犯嘀咕,觉得一个大男人反串小姑娘是不是太没面子了,不过后来想想,只要双簧的效果好,什么样的牺牲都无所谓。”
    《表哥表妹》演出现场的反应完全验证了刘庆营的观点,“当时一出场,还没说话,就凭借扮相,现场已经炸开了锅。再加上后来一系列恶搞的台词,整个现场的观众都像点爆了一样。笑声和掌声是一刻都没停过。”刚演出结束下了台的刘庆营就被两个小姑娘拉住,请他第二天去她们的社团周年庆现场进行表演。第二天的表演结束后,刘庆营又被其他社团的人拦住了去路,请他前去表演。就这样,刘庆营的《表哥表妹》连演了四天,场场沸腾。刘庆营的名声也在这个时候在学校里传开了。

 艺术无价,联盟只做公益演出

 成立南京高校曲艺联盟之后,刘庆营没有停下追逐专业指导,提升联盟技术水平的脚步。他主动联系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曲艺家协会理事倪明老师。倪明老师在得知他们成立了南京高校曲艺联盟之后,很是高兴,利用江苏省曲艺家协会的力量,给予了曲艺联盟很多技术方面的专业指导。高校曲艺联盟还意外地得到了很多登台表演的机会。
   “其实早在成立的当初,我们十大高校曲艺社团的社长就商量好了,今后联盟一切演出均为公益性质,不收取费用。我们愿意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大家,艺术是无价的。真正的艺术来自于民间,更应该回归民间。”

 
教育教学研讨